第一百九十四章:都在骗她
书名:闪婚后被大佬盯上了 作者:洛阳 本章字数:2626字 更新时间:2021/07/29 16:32:00

“你太累了。”谢如珩干巴巴的解释。

林长思接受了他这个想法,可能真的是太累了,梦里的东西哪能当真呢?

“吃点东西吧。”他只好转移话题,让林长思继续问下去,他可能会因为不会说谎心虚被发现端倪。

他们都商量好了,暂时不告诉林长思这方面的事情,要是一辈子想不起来还能用时间慢慢治愈,要是想起来了对她来说是致命打击。

“好,你在看什么书?”林长思问。

谢如珩拿着书封面给她看,她以为会是什么国外名著,其实就是一本简单的童话书,放到小学高年级,人家都不愿意看觉得幼稚的那种。

“你喜欢?”林长思问,他居然喜欢童话,看起来那么淡漠冷酷的一个人,居然心里还装着粉色的童话。

“嗯。”谢如珩点头。

“我也看看。”林长思闲着无聊,也想看这些,随后想起来,道:“啊,我还答应了糖糖看她的综艺的,好忙啊。”

唐棠缠着林长思看她演的电影电视和综艺,说是要加深林长思对她的印象,还要每天询问观后感,林长思不想让她失望。

“好。”谢如珩看着眼角眉梢都是明媚的人,暗自发誓要让她这份天真明媚永远的留在她身上,那些灰暗的,痛苦的,他一个人背着就好了。

吃过晚饭,顾子汐过来给她按摩,她的手法比谢如珩还要好,照顾起林长思也很细心,谢如珩就在隔壁处理文件,谢晚音亲自送来。

“敦敦今天好吗?”林长思看着给她按揉手指的顾子汐问。

提到儿子,顾子汐笑的很温柔:“很好,小家伙情况越越来越好,医生说能提前出保温箱了。”

“真好,我很快就能看见他了。”林长思道。

“嗯。”

孩子的大名还没有决定,顾子汐也不着急,反正孩子还小,大名等报户口的时候再取也是一样的。

“等忙完这里子汐就去休息吧,今天谢如珩会陪我的。”林长思道。

“知道了,不耽搁你们二人世界,我很快就走了。”

“哎呀,走了就去休息,你住隔壁,有事喊你方便。”

“好。”

顾子汐低下头给她按揉脚,刘海掩盖住了她的上半张脸,林长思自然也没有发现她红了的眼眶,和含着的泪水,她其实知道林长思和唐棠用这种方式帮自己,不然以自己的资质,哪能到这里来给林长思当护工,还拿那么高的工资?

心里又酸又暖,只能努力把林长思照顾好,来报答她。

按揉完了之后,顾子汐又忙了一阵,才坐下来陪她说话,其实两人是一边看唐棠演的电视剧一边聊天,顾子汐适当的将一些她能知道的回忆讲给她听。

而隔着一个病房的房间,谢如珩一目十行的看完谢戚零调查的内容,将其中一个名字圈了出来,递给了谢晚音看,后者看到这名字,更加的惊讶了:“这人是谁?他们身边什么时候有了这号人物?”

“小谢总,这个人就是近段时间出现在那边的,而且似乎地位很高。”谢戚零道。

他们安排在那边的人传来的消息,就是突然回来的,打听不到任何内容,就知道二爷住院期间,都听这人的,而二爷被谢如珩打进医院之后,就再也没有醒来过。

“他叫,谢如眠。”谢晚音心里的古怪不停的放大,怎么会是这个名字。

“嗯。”谢戚零点头。

众所周知,谢家每一任家主是“如”字辈,也就是说,只有家主能用这个,当年谢如珩付出了很大代价关了那个叫“奇迹”的院子,毁掉了所有的实验,那些幸存者都被安排给了其他谢家人抚养,全部都从了“晚”字辈,

“19日。”谢如珩轻声道。

“这不是嫂子被绑架的那天吗?”谢晚音问。

“兄弟们见到他光明正大出现在那边的时候,就是19日的晚上十一点左右,大家都准备睡了,被叫起来见这个新先生。”

“哥,我们也是差不多那个时候找到的嫂子,找到的时候火已经烧起来一段时间了。”

谢晚音心里有了个猜想,可是没有证据,他什么都做不出来。

“查。”

“是。”谢戚零拿着一塌资料离开,房间里就只剩下两人,谢晚音重重叹了口气。

“哥,小樱她这段时间已经知道错了,可以让她出来透透气吗?”

谢晚樱因为长思讽刺了林长思,并且阻拦谢如珩跟她在一起后,被关起来特殊教育了六年,从她二十三岁,到二十九岁,眼看着再不出来这辈子就全搭进去了。

“看好她。”谢如珩道。

“哥你放心。”

得到首肯,谢晚音就急着去接妹妹,希望她这六年能够乖巧一点,不要继续犯浑了,不然他都不会放过她。

谢如珩等了一会儿,才起身回病房。

病房里面的顾子汐看见他进来,就借口出去了,不耽搁两人相处,临走时还冲林长思做了个加油的动作,搞得林长思都不好意思了。

她现在脑袋缠着厚厚的纱布,头发也被剃掉一些,她眼睛亮晶晶的,像是初见的时候,她欢快的说着顾子汐告诉她的话。

“谢谢你,那么多年还一直陪在我身边,还陪我出国留学。”

“没事。”谢如珩走到病床边坐下,要陪她说说话。

“我刚才看了唐棠演的电影,很棒,还跟……”林长思说着刚才的事情,谢如珩认真的听着,偶尔恢复一两句,让她知道,自己是有认真在听。

小声的,认真的,掩盖在林长思不知道的真相上面,每个人都在骗她。

林长思说累了,躺在床上睡的很沉,谢如珩仔细的给她掖好被子,附身在她缠着纱布的额头上轻轻的吻了一下,无声的说了句晚安。

他起身拉上窗帘,准备在旁边的单人床上躺下,他不允许别人守夜,自从出了这件事,他就不允许自己离开这个人超过两个小时,他被吓怕了,没有哪里比自己的身边更安全。

林长思昏迷的这段时间,都是他守夜,旁边的人劝了无数次,就连木老爷子亲自来劝,他都不肯走,他放在心间的宝贝,要好好的守着。

——

半夜,苏云开拨通了那人的电话,简单的讲了今天遇到的情况,那边的人说了什么话,苏云开很为难。

“先生,都按照您的吩咐说了,他们已经怀疑上我了。”

“好的好的,我会继续盯着,会按照您接下来的方法做。”

“你放心,不会有问题的。”

“好,有必要我会舍弃苏安雅,没事,死了就死了。”

书房外,温暖端着茶杯听到了最后一句,她压下心里的震惊,端着东西快速离开,回到一楼厨房还惊魂未定,她一直知道苏云开在替某个人办事,也知道自己离不开他,都吵的要死要活要离婚,还厚脸皮的回来,妄想复婚给女儿多分一点钱,他现在,现在居然要舍弃女儿,想到这里她握紧双手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她跟一直在背后支持她离婚的林先生闹翻了,不知道现在林先生还肯不肯帮自己?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