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千四百零六章梦罗海之死
书名:我的绝色总裁老婆 作者:风鸿科技 本章字数:2229字 更新时间:2021/07/30 11:45:25

梦罗海的彻底死亡对于众位王侯来说没有太多的心理负担,痛苦最多的也许就是梦雪儿再然后可能是赵鬼川。

必将当初的三个人,如今只剩下他一个。

“耀白帝国的战士们,拿起你们手中的刀,斩下敌人的头颅,为帝国死去的战士报仇!”

骸骨王已死,眼下耀白帝国的战士劲头正盛,一个个抬起发软的手臂,嗷嗷叫的冲向那还在冲锋的死人军团以及骸骨军。

痕缥缈带的众人没有丝毫停留,他们如同一把扩开的利剑,再次插进已经失去剑锋的骸骨军团。

单方面的屠杀,沙场上的嘶吼,似乎激起曾经的峥嵘岁月,时间流逝几十年,早已经物是人非,今日的这几人脸上少了算计,多了几分纯真,添了几分感情。

人群的正中央,那被众王以及将士冲击留下的血气如同海啸般向薛晨涌去。

此时的他根本无法动弹,血气已经完全将他包裹,那是一个极其巨大的血茧,而且在不断变大。

血茧内,六道世界早已爆发,黑色的光柱不断想要将那血茧破开。

然而,诡异的事情不断在发生,六道世界的所有生物都已经被某种东西封存,他们还在自己的一方世界内,动弹不得。

“啊......噗!”

血茧之内,此时的薛晨根本看不清无关,不断有东西从他身体的七窍百穴中穿过。

眼下的薛晨并没有多痛苦,此时的他如同被放置在一种完全被富氧代替的空间内,一时之间舒服与痛苦交织着,身体正字啊不断适应这种已经使他疯狂颤抖的能量之中。

就如同一种混沌的感觉,薛晨凭借这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引导他们进入六道世界,然而,就像是一种世界的规则。

大部分的血气在薛晨的引导下无动于衷,它们好像有自己的思想,全部向薛晨的四肢百骸还有一些不知名的地方而去。

薛晨不断控制着膨胀的感觉,如同一个不知疲惫的漏斗,用自己平生最大的力量去索取。

薛晨这样做不是信手捏来,这是他曾经总结的道理,过程固然痛苦,还是能多一点是一点。

“呜!”

他想要放声大叫,然而涌入的血气不断涌入他的嗓子眼, 一切根本不受控制,他的引导最后变为胁迫,知道胁迫也不太奏效。

薛晨的大脑已经被这不断进入的血气冲的有些发懵,保持清明只是心中还有执念,他还要补全他缺失的六道世界。

“地狱道还没成,你们本就该属于那里!”

薛晨咬着牙,坚持着心中的执念,以他的精神力感受到一种激起强大屏障,似乎的这个世界的规则,他一个外人根本没有办法打破。

“三界六道本就该有,你这世界是缺失的。”

“就算你是天道又如何,一个缺失世界的天道,凭什么管劳资。”

薛晨的嘴无法发出声音,然而他心中突然产生一种极大的怨气,那股怨气似乎要冲破这血气,直达那天空最顶处。

外面的战场,尽管现在算是尽占天时、地利,人和,有许多事情还是不好改变,死人军团的数量太多,他们完全不知疲惫。

就算是一只极其精锐的部队也架不住不怕死的人海战术。

鲜血已经染红整个雪轩阁,一根根血色冰柱之上不断有未冻住的血流向悬崖深处。

不断有活人或者说是尸体从那破碎的洞口中北抛下,没有任何重物落地的声音,全部都是那越加凄惨的喊杀声已经死人军团骨头摩擦的惊悚声音。

大殿深处,一个血红的声音被一双大手压在那悬崖之上,石壁已经深深凹陷。

邪魔首嘴角渗出鲜血,身上一双红色的眼睛再次闭上。

邪魔首的身影已经消失,转眼之间就出现在老者身后,同样的黑袍,一双双红色的眼睛爆射而出,夹杂着令人窒息的风声。

老者眉头微皱,道此时他已经灭掉邪魔首将近十双眼睛。

底下还有帝国百万将士,有些灭绝招式他不敢用,唯恐一不小心死伤大片。

然而,这邪魔首还是难缠,似乎永远也杀不死,而且好似一次要比一次强上一些。

“梦罗海,你这个叛徒,冰冻五十年都改不了你肮脏的心灵,最卑微的同情,你这个废物。”

似乎是压抑的火气一次性爆发,邪魔首带着浓重怨气的声音飘荡在这个空间之中,带着癫狂,带着难以置信。

下面两个人动了,梦雪儿以及赵鬼川,两人就像商量好一般。

一枪一剑,转瞬之间已至。

“帮他。”

痕缥缈没有说什么,帝王剑举起,身形消失。

没有任何拖泥带水,金日本名世界已经将他包围,王立农早已拉开弓,在那弓弦处一把纯黑色带着恐怖气息的剑在不断形成。

长枪带着无尽腐蚀气息刺穿邪魔首的身体,远处老者紧握着双拳,空气开始被他控制,邪魔首被牢牢抓在掌心。

“孩子们,此邪魔难以杀死,他身上几千双眼睛,每次复活都会在不同的地方,耗的时间越精力太长。”

腐蚀的力量正在一步步腐蚀邪魔的身体,听了此话,几人的脸色都有些难看,五十年之前他们就曾经会过邪魔,他的眼睛可以不断再生,瞬间杀他千百次,谁恐怕也做不到。

“你们杀不了本座,要不在这里永远陪着本座,痕缥缈,你看如何?”

邪魔首将血红色的竖眼对向痕缥缈,满脸挑衅都无法掩盖心中滔天的恨意。

“呵呵,你难道会以为你这样的威胁会对朕有用?”

“朕两次将你逼的走投无路,你是不是特别恨?”

“你恨又能怎样,你这个与世相悖的怪物,本就不该出现。”

“朕能镇压你一次就能两次三次,不过,这次朕不会再镇压你。”

痕缥缈的略带嘲讽的话不知怎么的像是一根根钢针插进邪魔首的心脏,突然,他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

“明明他杀不了本座,本座万世都不会死!”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